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站长QQ:3157108020) |

冯玉文:开启唐河冯氏“耕读”家风

性情 时间:2019-03-20 浏览:
在唐河冯氏的历史上,冯友兰的祖父冯玉文是个十分关键的人物。他幼年丧父,饱尝了人事艰辛、世态的炎凉。父亲在世时,身为武秀才,又广交朋友,当地人没谁敢轻视

在唐河冯氏的历史上,冯友兰的祖父冯玉文是个十分关键的人物。他幼年丧父,饱尝了人事艰辛、世态的炎凉。父亲在世时,身为武秀才,又广交朋友,当地人没谁敢轻视他们。可自冯殿吉去世之后,冯家是孤儿寡母支撑门户,

在唐河冯氏的历史上,冯友兰的祖父冯玉文是个十分关键的人物。他幼年丧父,饱尝了人事艰辛、世态的炎凉。父亲在世时,身为武秀才,又广交朋友,当地人没谁敢轻视他们。可自冯殿吉去世之后,冯家是孤儿寡母支撑门户,经常遭受歧视,甚至凌辱。带头作恶的就是李汗非。

他是极尽欺负之能事,经常手持大刀,打上门来,要抢东西。更让人难以容忍的是,冯玉文要地盖房子,经过多次周旋于求告,李汉非总算是答应给他划一片土地,可那竟是街东面清水河边的一片乱坟岗。冯玉文性情忠厚,面对这样的欺凌,只好忍气吞声,没有乘匹夫之勇去硬拼,而是忍辱负重,暗自发愤图强,积蓄力量。在经营生意的同时,他刻苦读书,寄意科场,以期博取功名,振兴家庭。他参加了秀才考试,本来可以考取,但因和县令闹了点别扭,又不肯排眉折腰去求人疏通,结果名落孙山。从此也就绝意科场,劳作在垄亩之间,忙碌于店铺之中。

冯玉文有三个儿子,起名“三异”:长子名“云异”,字鹤亭;次子名“台异”,字树侯:三子名“汉异”,字爽亭。似借鉴东汉开国功臣、“云台二十八将”西征大将军阳夏侯冯异(军中号:大树将军)之名,他希望儿子长大之后放出异样光彩。

冯玉文在绝意科举之后,却壮志不已,锐气不减,把自己全部的希望寄托在三个儿子身上。他平生极其节俭,“素食不兼味”,而为子女“延师训读诚敬尽礼则不惜”。他在居室上方挂了“耕读”匾牌,作为家风,把自己的人生和家庭重新做了调整和安排:一方面,他把经营田产和字号的事情全部承担起来,从不让儿子们过问,免得耽误他们的学习;另一方面,他在宅院专门辟出一个家塾院,制定了一些办法,形成了一些家规。

单就子女教育,就规定:男孩7岁上学(家里请来先生);女孩7岁以后,也同男孩子一起上学,但过了10岁就不准上学。读书的程序是:先读《三字经》,再读《论语》,接着读《孟子》,最后读《大学》和《中庸》一本书要从头背到尾,才算读“完”,叫作“包本”。这是知识教育。除此之外,还进行“思想”教育。告诫子弟艰苦朴素、不忘稼穑。他还特意在自己家的庭院中种植了银杏树和腊梅。银杏是珍贵树种,它枝不外逸,挺拔伟岸,可历千年而不枯;腊梅迎风傲雪,越是严寒越显出顽强。一个多世纪之后,当冯家大院被拆除殆尽,冯家遗物荡然无存,只剩下一棵银杏和腊梅在见证着沧桑的时候,人们才感受到冯玉文种植银杏和腊梅的深意。

为了营造家庭的读书氛围,提高家人的文化素质,冯玉文以身作则,言传身教,在辛勤持家之余,寄意诗书,手不释卷,常吟诗作赋,这既陶冶情操,又垂范子女。他作的不是应付科举的那种试帖诗,而是感物抒情、感时伤杯的文学作品。留传下来的60余首,结集为《梅村诗稿》,其中有这样两首:

读国策

君不见苏秦金尽自秦归,妻不下机嫂不炊。

又不见游燕说赵相六国,妻嫂匍匐迎道侧。

不重天亲重黄金,苟无黄金亲不亲。

一家骨肉犹白眼,何况悠悠陌路人!

古往今来概如此,岂只当年苏季子!

以故举世争名争利不知止,泥首胶漆盆中忘生死。

春雨初晴

云消日出淡烟低,绿野新添雨一犁。

地僻尚无莺织柳,风和时有燕衔泥。

英花欲落香渐敛,麦浪初翻秀未齐。

别有田家堪画处,一鞭人影夕阳西。

冯玉文家的私塾先生赵一士为他的诗集题词道:

身阅人间世,心含太古春。

风流伊上叟,击壤作尧民。

这是拿他的诗歌和宋代邵雍的《击壤集》相比。冯玉文遂提笔写了一首《饮酒》,回赠一士:

富贵何足荣,贫贱岂为苦。

试观富贵人,谁免一杯土。

我无旷达识,至理颇先睹。

闲来酒一杯,此心自太古。

冯玉文不惜重金延请名师教自己的子女,他像刘备当年三顾茅庐那样请到了邻县新野的举人赵一士。冯玉文用高于一般私塾先生数倍的聘金请赵一士。他对老师非常尊重,每天早上总是穿好衣服,先到老师床前施礼,恭请老师起床就餐。家里人吃的饭菜尽管十分简单,可对老师的饭食却从不马虎,总是想方设法招待好老师。家里不论来了什么客人,吃饭时总是先生坐在上席首位。

每逢新学期开学,他要亲自带着儿女向先生行大礼。每逢端阳、中秋和冬至等重要节日,他还带着孩子向老师“叩节”,行跪拜大礼,同时呈上节日礼钱。冯玉文如此的尊师重教,一方面是为了改变冯家在当地的地位,因为当时冯家虽然在经济上跻身于祁仪富人之列,可在人们心目中他们的地位并不高,还不时遭到恶棍欺负,冯家想通过读书科举、入仕当官改变这种状况;另一方面也是祁仪尊师重教的风气所致。

当时祁仪有很多学馆私塾,单在镇上就有赵氏、马玉氏、李氏、王氏、黄氏和孔氏等家争相延请名师,开办私塾,尤其是孔氏和李家,以自家人才辈出和教出高徒而享有盛名:“有孔二先生者,终生教私塾,曾经以二十年时间,专教城北半坡村李兰馨。从发蒙直至中秀才、举人和进士,皆为之师。李兰馨中进士后,回乡办两件事:一为上坟祭祖;二为赴孔庄登门谢师。此事在当时为盛举,使附近人民感到进学光荣,当老师亦光荣,传为一方佳话。

赵一士对冯玉文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他要报答冯家的知遇之恩;同时自己也已经年过半百,没有心思再进科场,想把自己满肚子的学问传授给年轻后生。恰好碰上了冯家这样的玉树兰庭,几个孩子各个聪明颖悟,勤奋好学,可谓名师出高徒。赵一士非常高兴,他恪尽职守,十分认真,加上学识渊博,能文善诗。在他的严格要求和精心调教下,冯家兄妹几个学业日进,不仅兄弟三人前后考中秀才,冯台异后来又考中举人和进士,“复盛馆”冯家竖起了举人旗杆,挂上了进士牌匾,一时成为祁仪盛事,家族遂成本地望族。祁仪一带土霸皆收敛,多谢罪拜其门下。

赵一士死后,冯玉文非常悲伤。他用上好的棺木装殓了赵一士,然后把棺材放在卸了车厢的车梯上,令三儿子披麻戴孝,拉着车子,一直拉到新野赵一士家的祖坟上安葬。赵一士死后受到的哀荣,至今在当地传为佳话。

冯玉文有八个女儿,皆受到家塾教育,除六女冯士均外,分别适上营李、辛店郑、张湾赵、源潭李、桐河徐黄庄赵、高庙郝。选自《冯友兰家族人物谱》

冯玉文:开启唐河冯氏“耕读”家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