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站长QQ:3157108020) |

“硬核”班长千里单骑,天南海北54位同学家他都要走遍

内地港台 时间:2019-04-06 浏览:
紫牛新闻 | “硬核”班长千里单骑,天南海北54位同学家他都要走遍:

  寒假做什么,是每个大学学子必须考虑的问题。怎样度过一个愉快的假期?最近,一位“硬核班长的寒假作业让很多年轻的学子点赞!

  今年学校放寒假后,郑州某学院2017国际贸易本科三班的韩旗没有闲着。作为班长的他,骑上自行车,踏上行程,向着他那跨度四年的计划又迈进一步。

  他打算在大学的四年时间里,骑着他的自行车,“家访”班上的54名同学。目前,他已积累了1500多公里的骑行里程,拜访了十多名同学。

  在动辄千里的骑行途中,这个二十岁出头的大男孩,经历了哪些,又获得了什么?

  硬核班长”已骑行1500多公里

  近日,韩旗骑行途中的视频在网上曝光后,这一“别人家的班长”很快引起网友的兴趣,还有人称他为“硬核班长”。

  “硬核”这个词,本来主要用于形容说唱音乐和游戏,表示具有力量感。成为网络流行语后,使用的范围更加广泛,有了厉害、很酷、很彪悍、很刚硬的意思。

  这个词用来形容韩旗确实很贴切。紫牛新闻记者了解到,韩旗“家访”同学的骑行之旅,其实从2018年的暑假就已经开始。当时他用了8天时间,骑行1000多公里,途经天津、河南、河北、山西,拜访了6位大学同学。

  寒假的这一次,线路安排的更加紧凑,经历500多公里的骑行跋涉,他又拜访了8位同学。

“硬核”班长千里单骑,天南海北54位同学家他都要走遍

韩旗和同学的合影

  与平时相比,冬季的骑行更加艰苦。因为天冷体力消耗很大。吃过一顿饭,骑了两个小时又饿了。韩旗随身带了酒精炉,如果路上找不到吃东西的地方,他就自己支起炉灶,煮点鸡蛋,再煮上一锅开水,灌进保温壶路上喝。

  “这条河是划分中国南方和北方的淮河,现在是早上8点多,今天是我骑行的第七天!”这是韩旗在淮河的一座桥上自拍视频中说的一句话,他显得很兴奋。

  “我现在骑着自行车在尉氏县,身后有一块蓝色的牌子上面写着‘南水北调大桥’!”另一段视频中,在远方雾气缭绕中,朦胧可见南水北调里中线工程的一条引水渠,他似乎又在现场向观看者讲解着地理知识。

“硬核”班长千里单骑,天南海北54位同学家他都要走遍

韩旗在南水北调大桥上的照片

  此刻,原来只停留在书本上的知识,变成了韩旗眼前真实的画面。“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书中写的再详细,画的再逼真,也比不上亲身实地见过的欣喜和记忆深刻。

  “草率”地开始第一次长途骑行

  千里之行,始于足下。不过,说起自己最初开始骑行,韩旗却用了“草率”这个词。

  高三那年暑假,他偶然看到了一部纪录片。片中两位90后女孩骑车从新藏线前往拉萨。韩旗告诉紫牛新闻记者,在此之前他从来没有接触过长距离的骑行,自己突然觉得这种生活方式很有意思,他说,“路上有很多平时看不到,但却实实在在出现在她们眼前的风景,还有人和事,勾起了我的兴趣”。

  而更触动他的,是片中两个女孩在路上遇到的一位骑行的中年人。新藏线是几条进藏线路中最艰苦的一条。这位中年人本来是有同伴的,但在途中却退出了。但这位中年人仍然在这条艰苦的路线中坚持了下去,并遇到了这两个新的伙伴。

  那时韩旗正是血气方刚的年龄,看过这部纪录片没两天,他便骑上表哥的自行车,开始了自己的第一次长途骑行。

  这次出发很草率,他没有任何其他装备,背上一个包,装了几件换洗衣服就出发了。这让他在这次行程中吃了不少苦头。

“硬核”班长千里单骑,天南海北54位同学家他都要走遍

骑行路上吃了不少苦头

  很快身体的反应就出现了。当时正是夏天,长途骑行的运动量让他口渴难耐,而带的水却很快喝完了。“当时感到体力不支,脚踏一圈都蹬不动”,坚持了十几公里,他终于遇到了一个小店,买到了水。

“硬核”班长千里单骑,天南海北54位同学家他都要走遍

骑行路上自己烧开水

  谈到这一次的经历,韩旗展现了“硬核”风格,他对紫牛新闻记者说,遇到点困难也好,虽然准备不足,但也是一个好的开始,这次的遭遇为今后那些长途骑行准备了很多经验。

  翻越太行山时遭遇暴雨遇险

  经历过几次长途骑行的“铺垫”,韩旗对骑行有了更多的认识。经验有了积累,装备也有改善,但在动辄千里的路途上,仍然会遇上不可预知的情况甚至是危险。

  韩旗告诉紫牛新闻记者,最危险的一次经历,发生在去年暑假他拜访同学的骑行途中。

  当时他拜访过天津的同学,前往山西北部的原平。这一路上,途中需要翻越太行山。这一天,当他行至河北与山西交界处,行至一段长约20公里上坡路段时,突然刮起大风,紧接着暴雨倾盆而至。

  韩旗说当时,当时山体上的雨水裹挟着泥沙、石子顺着公路冲下,仿佛一场小型的“泥石流”。很快,泥浆砂石覆盖了路面,甚至达到了脚踝的位置。

  这样的环境下,不可能不感到害怕。他想报警求助,可是拿出手机一看,一点信号都没有。

  在风雨中原地等待了一个多小时,韩旗说,回想起当时的情景,至今都觉得后怕。

  风雨终于变小,公路的一边是山体、一边是悬崖,留给他选择只有两个:要么前进,要么返回。

  怎么办?韩旗说,当时他觉得,在那样的环境下,向前和向后都是一样的,不如往前走!于是他推着自行车,轮胎顶着泥浆和砂石向前又推行了十几公里,到达了最高处。

  这时,雨也停了。从高处眺望壮丽的太行山,此时韩旗对眼中看到的风景,更多了一层特殊的感触。他说,当时的感觉,如果没有经历骑行,是不可能获得的。

“硬核”班长千里单骑,天南海北54位同学家他都要走遍

壮丽的太行山景色

  高考失利为他打开了一扇窗户

  经历过自然的艰险,在骑行中也体味过人情的温暖。

  韩旗说,在一次山区的骑行中,车胎爆了。当时前不着村,后不着店,而修车工具偏偏之前忘在了旅馆里。幸运的是,他在热心人的指引下,在附近的一个村子里找到了一个“可能会修自行车”的老人。

  老人没有专业工具,在尝试了几次后,终于用家里现有的工具帮韩旗救了急。在离开时,老人还再三叮嘱他路上注意安全,到了前面的县城里赶紧换一副车胎。

  “在关键时候,如果能遇到一个人去帮你,我觉得真是一种幸运。”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