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站长QQ:3157108020) |

你要自由就不要婚姻了?

婚姻 时间:2019-05-27 浏览:
闻迪的那个孩子现在已经快三岁了,“小三”摆出“你自己看着办”的架势——孩子的费用你得掏,将来还得供他上学,孩子的成长更是离不开爸爸的影子,所以,闻迪必

闻迪的那个孩子现在已经快三岁了,“小三”摆出“你自己看着办”的架势——孩子的费用你得掏,将来还得供他上学,孩子的成长更是离不开爸爸的影子,所以,闻迪必须随叫随到。自由的“小三”和我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她活得随心所欲,我却过着“人格分裂”的抓狂日子。倘若换做烈性女人,早就重新洗牌,另换一种活法了,可我没那个勇气,我宁肯在婚姻这座闷罐里永远憋屈着,也不愿伸出头去尝试外面的新鲜空气。16年的婚姻情感,我输就输在对闻迪的依赖上,我曾很没出息地告诉闺密,“即使闻迪给我一千万,哪怕他再冒出一个私生子,我也不会选择离婚

原标题:你要自由就不要婚姻了?

前不久,著名音乐人高晓松在微博上宣布了离婚声明以及缘由:我们因生活方式以及对未来规划之分歧签署离婚协议,友好分手。紧随其后,徐粲金也写出了自己的心灵表白,“一年前的四月,晓松回到家,坐下来,平静地对我说,他想结束这段婚姻。理由是,和我在一起生活他感到不自由、不快乐,他想要更多的自由和创作空间。”一时间,自由成了挣脱婚姻桎梏最高端大气、带有文艺范的说辞。当感情倦了,婚姻久了,处在红尘情爱中的男女对自由自然有一番见解。

我没有拿婚姻换自由的勇气

自述者:西朵 女 40岁 婚龄16年

凡是知道我婚姻内幕的闺密和家人们,都说我是“忍者神龟”的代言人,他们不理解,婚姻已经变质成一碗发馊的剩饭,为什么我还当做饕餮盛宴一样捧在手心里。说起来,我并不是依靠男人生存的女人,我有体面的工作,有稳固的社会关系,离开闻迪我依然可以活得风生水起,殊不知,对他的情感依赖,让我心甘情愿守着千疮百孔的婚姻。

闻迪最初的出轨实属小打小闹,顶多算是“花边新闻”。面对我的撒泼哭闹,他只需道个歉、说几句温柔的软话,我便会觉得闻迪还是在意老婆的,见不得我受半点委屈。我蒙蔽式的自欺欺人和毫无底线的宽容,最终导致“小三”给闻迪养了私生子的后果。私生子都有了,闻迪照旧一副诚心悔过的嘴脸,坚决明誓不离婚,他的理由相当现实且自私:离婚会使多年的财产受损,也会让外人眼中完美和睦的家庭彻底崩塌。如此一来,我和闻迪倒成了为利益而联手的“同盟者”,谁也不愿意拿牺牲自由做赌注。总之,我的婚姻就是那件最华丽的绸缎锦袍,至于锦袍底下有多少令人作呕、惊悚的虱子,唯有我自知。“小三”倒是淡然笃定,她只比我小五岁,但潇洒的能量却把我甩出几条街去。“小三”顶着离异女人的帽子养着闻迪的儿子,她从未和我正面交锋过,也不逼迫闻迪离婚,或许,某一天她又想换一个自由的活法,很有可能带着闻迪的儿子,再次昂首挺胸地把自己嫁出去。

闻迪的那个孩子现在已经快三岁了,“小三”摆出“你自己看着办”的架势——孩子的费用你得掏,将来还得供他上学,孩子的成长更是离不开爸爸的影子,所以,闻迪必须随叫随到。自由的“小三”和我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她活得随心所欲,我却过着“人格分裂”的抓狂日子。倘若换做烈性女人,早就重新洗牌,另换一种活法了,可我没那个勇气,我宁肯在婚姻这座闷罐里永远憋屈着,也不愿伸出头去尝试外面的新鲜空气。16年的婚姻情感,我输就输在对闻迪的依赖上,我曾很没出息地告诉闺密,“即使闻迪给我一千万,哪怕他再冒出一个私生子,我也不会选择离婚。”犹如“瘾君子”对毒品的依赖,是戒不掉的。

情感作家“晚睡”是这样描述徐粲金的:“一些人总是被绑在另外一些人身上,永世不能摆脱,唯有像徐粲金那样,你要的自由我给你,我的自由,我会用勇气去购买。”很可悲,我不是徐粲金,做不到拿自由来更换我的婚姻,这与生存能力的大小无关。对徐粲金来说,“离婚,不是枯萎,而是盛放”,但对我而言,离婚便是绝望的自杀,老话说得好:好死不如赖活着。所以,自由于我并不意味着改天换地,那不过是“别人家”的处理方式。

独白扫描:“要么忍,要么离”,是给千疮百孔的婚姻最好的解药。忍是一种活法,就像有些植物,长在水泥封固的砖瓦夹层里,照样能拼劲力气生存下来;离亦是一种凤凰涅槃式的重生。在复杂的婚姻情感中,不同的人自然会选择不同的自由方式来顺应自己的内心。

“不自由、不快乐”,我深有感触

自述者:楚森 男 38岁 婚龄13年

表面看上去,我的婚姻尚属幸福,只有我自己清楚,自由是我心灵深处的终极梦想,离婚的念头时时像笼中的小鸟,非常渴望去外面的天空中翱翔展翅。当我在微博上看到高晓松妻子声明中的那句,“他离婚的理由是,和我在一起生活他感到不自由、不快乐……”我似乎看到了一个男人强烈挣脱婚姻藩篱的果敢,我并不是替高晓松辩白什么,无非是通过自身对婚姻的感悟罢了。经常听一些情感专家说,婚姻只要没有触及到比如婚外情、家庭暴力、黄赌毒等一些原则性底线,这个家就能维持下去。但是我想说,千里之堤,毁于蚁穴,毕竟,关起门来过的日子是由千万个小事组成的。

诚然,我和妻子桑妮的关系并不存在原则性问题,不过她的强势,以及口无遮拦的犀利,就像是蚂蚁不停啃噬着我。桑妮是个 “圣母”型的女人,我的一切她都喜欢进行指点,就连我生意场上的朋友,她也会逐个点评,谁是孙子不能交往,哪个是人精得处处提防,好像我弱智到分不清好坏。这些终归是夫妻内部之间的一些交流,我向来是左耳进右耳出,但是,我最忌讳桑妮在公众场合给我拆台,她全然不顾男人的面子。就拿最近的一件事来说吧,周末,我和几个好友开车去郊外的水库钓鱼、烧烤。本来计划晚上九点左右回市里,可那天收获颇丰,鱼友们想着再钓一会。一过傍晚六点,桑妮就不耐烦了,开始催我收拾钓竿,她想早点走。大家一起出来,不便擅自行动,我也就没理会桑妮的无理取闹。见我纹丝不动,桑妮的倔脾气上来了,她坐在驾驶室里疯狂地按喇叭。我坐在钓箱上依然不动,说实话,我真没脸当着七八个朋友的面站起来去应对桑妮的火爆行为。桑妮从车上下来,气呼呼地走到我身边,“你到底走不走?”我始终抽着烟,一言不发,眼睛盯着水面,以此抵挡我的尴尬。桑妮的火气被我的沉默彻底点燃,她没好气地丢下一句,“你就死在水库边吧。”继而,桑妮独自开车,绝尘而去。十多年的婚姻,类似的“钓鱼事件”是经常上演的桥段,它们让我深深感知到和桑妮在一起的“不快乐”究竟是种什么滋味。

除此之外,在我父母面前,桑妮依旧不改她说话不经大脑的本性。我的父母皆是再普通不过的退休工人,我呢,学历也不高,勉强拿了个大专文凭,而桑妮是“双学位”。因此,桑妮成了教育儿子的权威代表。11岁的儿子学习成绩很差,尤其数学不是一般的糟糕,跟着他,我成天被那个比自己还年轻的班主任喊去训话。孩子学习不好有多种原因,但桑妮认定这是基因造成的问题,我真不知道学习好坏和基因有什么绝对关联。有一次在饭桌上,桑妮居然当着我父母的面信口开河道,“多多(儿子的乳名)笨就是因为楚森的基因不好,你看他笨的才上了个大专。”如此“一窝端”的打击力度,已经牵涉到了我父母的尊严。但桑妮不以为然,她认定自己不过是口无遮拦,可对我,这些细节就像静态的休眠火山,说不定在什么时候会喷薄而出,彻底毁掉我的婚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