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站长QQ:3157108020) |

青年汽车正式破产:“车辆加水就能走”闹剧尴尬收场

内地港台 时间:2019-11-18 浏览:
闪电新闻记者记者从人民法院公告网站获悉,杭州青年汽车有限公司的破产财产已经分配完结,杭州市萧山区人民法院已经于2019年10月21日裁定终结杭 州青年汽车有限公司破产程序。这意味着,今年5月份因水氢发动机而备受关注的青年汽车集团有限公司正式宣告破

青年汽车正式破产:“车辆加水就能走”闹剧尴尬收场

闪电新闻记者记者从人民法院公告网站获悉,杭州青年汽车有限公司的破产财产已经分配完结,杭州市萧山区人民法院已经于2019年10月21日裁定终结杭 州青年汽车有限公司破产程序。这意味着,今年5月份因“水氢发动机”而备受关注的青年汽车集团有限公司正式宣告破产。

事件回顾:“车载水可以实时制取氢气 车辆只需加水即可行驶 ”引发质疑

今年5月23日,河南《南阳日报》头版发布了《水氢发动机在南阳下线,市委书记点赞!》的文章,文章中写道:“水氢发动机在我市正式下线,这意味着车载水可以实时制取氢气,车辆只需加水即可行驶。”根据青年汽车官方的介绍,青年水氢燃料车不用加油,也不用充电,只加水,续航里程超过500公 里,轿车可达1000公里。消息一出,当即引发舆论质疑,有人质疑这是违反化学常识,有人说这是永动机再现,有人说这是蓄意炒作。

青年汽车正式破产:“车辆加水就能走”闹剧尴尬收场

图为事件中的“水氢汽车”

5月24日,南阳市工信局相关负责人称,目前该项目仍处于研发人员的验证阶段,并未正式生产,也未经过工信等相关部门的验收,此事系报道用词不当 、信息发布不准确导致误解。5月26日,南阳市政府召开新闻通气会介绍,该项目为“车载水解即时制氢氢能源汽车”。下一步,将继续本着积极审慎的态度,对该项目做进一步可行性研究,严控风险,确保在资金投入方面不出问题。5月27日,工信部回应,未收到青年汽车公司该车型的产品准入申请, 该车型未获得产品公告。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规定,目前这款车型不能生产销售和上路行驶。

此后,青年汽车陷入经验困难,今年8月份,青年集团在海宁的项目合作方海宁市资产经营公司申请对青年集团破产清算,但被法院驳回。

青年汽车董事长庞青年:辉煌和不堪交织 现成老赖

据天眼查资料显示,庞青年,1958年1月出生于浙江省台州天台县,金华尼奥普兰车辆有限公司董事长。20世纪80年代,和大多数台州人一样,庞青年在浙江台州地区天台曾自己办一家小化工厂,生产自行车轮胎。自行车轮胎越卖越好,庞青年打算上一个利润更丰厚的汽车轮胎项目。一个偶然的机会,他发现上一个汽车项目和一个汽车轮胎项目所需的投资竟然相差无几。庞青年萌生了强烈的造车冲动。1999年出任金华青年汽车制造有限公司董事长兼集团党委书记。

青年汽车正式破产:“车辆加水就能走”闹剧尴尬收场

庞青年资料图

2008年,他宣布,进军乘用车领域的首款新车青年莲花竞速正式上市。他仅用3年时间,金华青年集团的尼奥普兰系列已经占据了中国豪华客车(单价80万元以上/辆)行 业近70%的市场份额。

不过,因欠薪和欠款等问题,在2016—2017年两年里,青年汽车旗下浙江青年莲花涉及几十起诉讼,被多家金融机构的失信名单。在裁判文书网上与“青 年汽车”相关的裁判文书就多达几百份。现在,庞青年前后20余次被列入失信名单并被限制消费。 据媒体公开报道,庞青年造车布局触角涉及内蒙古鄂尔多斯、宁夏石嘴山、浙江萧山、浙江海宁、江苏连云港、山东济南等地,但这批项目几乎全部烂尾。

青年汽车用于普通破产债权清偿的金额为2.05亿元


青年汽车正式破产:“车辆加水就能走”闹剧尴尬收场

据人民法院公告网显示,破产后,杭州青年汽车有限公司实施一次分配,在优先清偿工程款优先债权额9,170,043.16元及对特定财产享有担保权的债权额419,642,802.16 元后,可供分配破产财产总额为214,133,683.07元,其中破产费用、共益债务6,916,933.00 元;职工劳动债权922,732.84元;税款253,463.07元,应缴纳社保款605,473.20 元后用于普通破产债权清偿的金额为205,435,080.96元,清偿率为28.47%。管理人根据各债权人提供的银行账号已将款项汇入债权人账户。

闪电新闻记者 苏发东

青年汽车正式破产:“车辆加水就能走”闹剧尴尬收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