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站长QQ:3157108020) |

上海、洛杉矶、卡塔尔开启三馆合作,余德耀呈现电影工作场

电影评论 时间:2020-03-25 浏览:
上海余德耀美术馆、洛杉矶郡艺术博物馆和卡塔尔博物馆群,联合打造具有全球视野的多地点展览项目,首展为“制作中:艺术与电影的工作

由上海余德耀美术馆、洛杉矶郡艺术博物馆和卡塔尔博物馆群三家机构联合开发的首场展览“制作中:艺术与电影的工作场”今天起在上海余德耀美术馆正式开放。三家机构的伙伴关系,将以独特的专长、藏品和观众,打造一个具有全球视野的多地点展览项目。
继首展“制作中:艺术与电影的工作场”,三档展览将于2020年相继呈现。包括“摩耶精舍:张大千的园林”、“这不是自拍:奥德丽和悉尼·伊尔马斯收藏之摄影自画像”和“奈良美智”。
澎湃新闻了解到,目前,由余德耀美术馆、洛杉矶郡艺术博物馆(LACMA)和卡塔尔博物馆群合作的更多展览项目正在洽谈中。
从2004年至今十余年间,余德耀先生以中国当代艺术历史为线索一直持续收藏中国当代艺术作品,建立了涵盖以1985年至1995年中国当代艺术发展的黄金时代为主的重要作品收藏体系。随着收藏的扩大与系统化,他希望有一个合适的地方去呈现它们。
2019上半年,余德耀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就谈及了与LACMA的合作、永久收藏馆的建造等。他表示希望能够把美术馆公共化。“作为当代人,我们必须要有当代的文化。我也希望能够尽自己所能让国际友人直接或间接地对中国当代艺术感兴趣。我们的文化必须走到前面。”

上海、洛杉矶、卡塔尔开启三馆合作,余德耀呈现电影工作场

洛杉矶郡艺术博物馆副馆长Zoe Kahr、卡塔尔博物馆群代表Aisha Al-Khater、策展人Rita Gonzalez,现代汽车代表Cornelia Schneider与余德耀在开幕式上合影(从左至右)
三馆合作
11月6日,在余德耀美术馆的新闻发布会上,余德耀表示,希望把世界各地具有重要文化意义的艺术创作带到上海,“我们很高兴能与洛杉矶郡艺术博物馆和卡塔尔博物馆群展开合作,从根本上重新探索机构合作的可能性。余德耀美术馆旨在为全世界供一个了解中国当代文化的窗口,这种新的合作伙伴关系与这一使命相契合,进一步推动我们与洛杉矶和多哈的观众了解和互动。洛杉矶郡艺术博物馆、卡塔尔博物馆群和余德耀美术馆凝聚在一起,通过共享展览和联动项目的交流。”
洛杉矶郡艺术博物馆首席执行官兼“瓦利斯·安嫩伯格”(Wallis Annenberg)冠名馆长迈克尔·高文(Michael Govan)表示:“洛杉矶、上海和多哈是三个当代艺术发展的中心。洛杉矶郡艺术博物馆很期待与余德耀美术馆和卡塔尔博物馆群合作,为上海和多哈的观众呈现精彩多样的展览。与此同时,我们正在尝试崭新的方式,与更多全球的观众分享来自洛杉矶郡艺术博物馆、余德耀美术馆和卡塔尔博物馆群的藏品和项目。”

上海、洛杉矶、卡塔尔开启三馆合作,余德耀呈现电影工作场

洛杉矶郡艺术博物馆
高文表示,“在过去十年,洛杉矶郡艺术博物馆非常重视发展其中国艺术的展览、收藏、出版和教育项目,期待继续在国际范围内让观众接触中国艺术和文化。我们更期待与卡塔尔博物馆群建立广泛的合作伙伴关系;自2012年以来,我们一直与卡塔尔博物馆群在展览交流方面进行合作。随着博物馆基础设施、藏品、专业知识和观众的迅速扩大,卡塔尔现在正因艺术而成为一个越发激动人心的地方。”

上海、洛杉矶、卡塔尔开启三馆合作,余德耀呈现电影工作场

卡塔尔博物馆
卡塔尔博物馆群主席谢赫·阿尔·玛雅沙·本·哈马德·本·哈利法·阿勒萨尼表示:“在卡塔尔博物馆群,我们总是同时向内和向外看——对内面向国内的下一代创作者和文化受众,对外面向世界各地的艺术家和观众。与余德耀美术馆和洛杉矶郡艺术博物馆的合作促进了我们在这两方面的使命,也使我们能够为这两家杰出伙伴机构的展览项目增添更多内容。由于这项协议,我们期待与上海和洛杉矶的公众分享来自多哈的想法、见解和创造性远见,并为我们卡塔尔多样且深入参与的公众带来非凡的全新体验。”
此项合作的首展“制作中:艺术与电影的工作场”,基于洛杉矶郡艺术博物馆知名的永久收藏,该展览试图探索视觉艺术和电影相互关联的历史。这座在“天使之城”规模最大的现当代美术馆,探索了视觉艺术和电影的交叠。之后,其它三档展览也将陆续于2020年呈现。包括“摩耶精舍:张大千的园林”来自余德耀基金会收藏,“这不是自拍:奥德丽和悉尼·伊尔马斯收藏之摄影自画像”,来自洛杉矶郡艺术博物馆永久收藏,以及第三档展览“奈良美智”将在洛杉矶郡艺术博物馆展出后,巡展至余德耀美术馆。

上海、洛杉矶、卡塔尔开启三馆合作,余德耀呈现电影工作场

“制作中:艺术与电影的工作场”展览现场
关于“制作中:艺术与电影的工作场”
展览“制作中:艺术与电影的工作场”强调了视觉艺术和电影相交的历史,着重关注视觉艺术和电影制作的工作室场所,是如何在过去20年发生了根本的变化。参展的24位当代艺术家的作品批判、挪用并融入好莱坞和电影工作室体系。展览也突出了近年来进入洛杉矶郡艺术博物馆永久收藏并与电影和录像相关的卓越馈赠和收购。
众多艺术家认为靠近电影工作室设施以及其它前、后期制作场所,是在南加州进行艺术创作的重要吸引力之一。从电影开始之初,电影工作室一直是数以千计工作人员寄希望于把短暂的假想制造为永久图像的地方。
电影制作是一项涉及众多人际网络协同努力的工作,而视觉艺术家的劳动长久以来都被认为是在工作室的独自耕耘。艺术家们的确依赖于工作室集中化的空间来创作作品,但是20世纪晚期迎来了去物质化、去集中化艺术实践的崭新形式,包括电影和录像在艺术语境下的兴起。而上海作为中国电影的发源地,无疑是探寻这些重要发展的绝佳地点。

上海、洛杉矶、卡塔尔开启三馆合作,余德耀呈现电影工作场

上海、洛杉矶、卡塔尔开启三馆合作,余德耀呈现电影工作场

“制作中:艺术与电影的工作场”展览现场
展览的参展作品包括马丁·西姆斯的混合媒介装置,她将常用于商业电影和摄影拍摄的道具,如背景板、C型支架和沙袋,结合在一起。卡耶塔诺·费勒是一位对有关建筑和设计组件如何融入我们已有建筑环境的历史颇感兴趣的艺术家。在《无尽之柱》(Endless Columns,2014年)中,费勒创造了一个沉浸式的环境,从入口处看似由精心设计的建筑组件和灯光设计组成;实际上,该装置仰赖于由镜子和投影在CNC路由柱上的双视频所构成的影像,产生如同拉斯维加斯展厅的霓虹巴洛克风格。立柱设计的核心部分看起来是装饰艺术设计的典范,但它实际上是来自于美高梅拉斯维加斯大酒店和赌场的废弃垃圾桶。
马蒂亚斯·波莱德纳的作品《生命的模仿》(ImitationofLife,2013年)探索了艺术家对过时的电影制作形式的兴趣。他聘请了华特·迪士尼工作室的资深动画师团队,制作了一部模仿上世纪三、四十年代动画风格的电影。波莱德纳借鉴了迪士尼电影的标志性风格,如《匹曹诺》(Pinocchio,1940年)和《小飞象》(Dumbo,1941年),用以致敬那些不为人所知和未被充分认可的艺术家和制作人,如迪士尼的打造者和动画师布莱恩·吉布森,他创作的雕塑《米老鼠》也在此展出。麦克·凯利的作品《坎多城1》(Kandor1,2007年)则模拟了超级英雄电影“超人”的场景。
“摩耶精舍:张大千的园林”
中国画家张大千(1899-1983年)是最早认识到摄影作为一种表现媒介的潜力的中国现代画家之一。《摩耶精舍》以鲜明的个人方式展现了张大千对这一媒介的运用,传达出中国传统与现代文化的延续性。
张大千在台北市北部草木葱茏的外双溪区建造了一个美丽的园林,命名为“摩耶精舍”,取其佛教梵文,意为幻象。从1979年到1982年,摄影师胡崇贤拍摄了一系列令人印象深刻的彩色照片,记录下张大千的园林。该系列中79幅独特的摄影作品都由张大千以其独具一格的行草书法题字。这组由摄影家和书法家合作的珍贵作品,现为余德耀基金会收藏的一部分,既是张大千的园林纪实,同时也是了解这位画家内心世界的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