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站长QQ:3157108020) |

潘镜宇:日韩经贸增长低迷 中国企业应危中寻机

欧美日韩 时间:2020-03-26 浏览:
2020年世界经济开年不利,疫情在全球蔓延,经合组织、世界银行、各国政府与主要国际投行纷纷下调全年经济增速,市场恐慌心理扩散,金融市场动荡加深。日韩两国是

原标题:潘镜宇:日韩经贸增长低迷 中国企业应危中寻机

  2020年世界经济开年不利,疫情全球蔓延,经合组织、世界银行、各国政府与主要国际投行纷纷下调全年经济增速,市场恐慌心理扩散,金融市场动荡加深。日韩两国是亚洲乃至全球的重要经济体,2月先于其它国家发现疫情,目前疫情发展也较为严重,这对本就陷入疲弱甚至低迷两国经济而言无疑是雪上加霜。

  2019年日韩贸易冲突硝烟未散,特别是互相强硬的状态已造成两国主要出口产业板块受损,叠加全球贸易摩擦以及经济不确定性的影响,同为外向型经济的日韩两国深受打击。

  首先,日本经济不利较多。虽然2019年日本经济总规模再次突破5万亿美元,但去年第四季度GDP仅为-7.1%,预计全年经济增速不及1%,刚刚复苏的经济再次面临技术性衰退。同时作为以外向型经济为主的日本,去年连续第二年贸易逆差,贸易逆差规模约1.64万亿日元,较此前一年扩大34.2%,不同于其以往一直贸易顺差的局面。尤其受汽车零部件、钢铁及成车出口明显下滑影响,2019年日本出口额约为76.93万亿日元,相比此前一年下降5.6%。去年日本对韩出口同比下降12.9%,其中半导体制造设备降幅达49.7%。日本的半导体产业优势明显,但整体遭到的冲击也十分惨烈。2月日本半导体及电子部件出口额同比增加23.2%,非铁金属类产品出口额增加22.0%,特别是对美国市场的电池类产品出口额同比大增57.2%。日本掌握核心技术,尤其在半导体相关的核心化学品方面是绝对优势,因此相对受到的冲击或能通过其它产品和技术进行弥补。但是受汽车、金属加工机械出口减少影响,2月日本出口额同比下降1.0%至6.3216万亿日元,并连续15个月同比下降。此外,尽管日本企业目前更偏向于海外投资,但受到疫情在欧美快速扩散的影响,以及日本财年转换的特殊阶段,今年日资企业海外投资或将面临较为不利的局面,如何投?投向哪?投多少?这些直接的问题都较为棘手,同时疫情未来发展存在不确定性,各国防控措施不尽相同,这也将直接影响日企年末海外红利回流的利润效益。

  其次,韩国经济对比显韧性。对比之下,韩国经济在2019年第四季度GDP环比增长1.2%,是去年表现最好的一个季度,看似经济有缓,实则初步估算全年经济增速仅2%,为2008年以来最低增速,尤其国内消费、生产投资等各主要领域维持低迷。出口也较为惨淡,2019年韩国出口额为5424亿美元,同比下降10%,这也是韩国自1998年金融危机以来最大的下跌幅度。在韩国的五大主要海外市场中,除了对美出口增长0.9%,对中国、欧盟、日本及东盟的出口额均呈现下降趋势。

  日韩两国已经面临较为严峻的贸易萎缩挑战,当前又叠加了疫情的不利影响。尤其相比较之下,韩国表面受到的冲击更大。目前日本限制半导体3种核心材料对韩出口已经8个月,韩国将力争实现材料、零部件和设备的自给自足,在年内完全消除日本限制出口3种材料所带来的供应紧张。尽管有专家表示韩国大型半导体企业库存非常充足,短时间库存紧张的可能性较低,但韩国半导体产业依然较为依赖海外的原材料与需求。此外,随着疫情在全球加快扩散,未来市场需求量下滑的可能性很大,尤其滞后效应的不利影响甚至有可能影响全年。由此,韩国半导体产业或将遭到重创。但韩国也并非没有出路。由于中国疫情总体趋稳,韩国对华出口自2月中下旬以来大幅增加,据韩联社报道,2020年3月1日至10日韩国对中国日均出口环比增加20.8%,为4.36亿美元,呈明显复苏态势,这将有望带动韩国对外出口回升。

  如此看来,中日韩经贸合作是缓解日韩经贸压力的重要途径,同时也是推进东亚区域乃至全球经济发展的一条路径。现阶段中日韩区域经济合作已有积极迹象,东亚区域经济体合作将有利于中日韩三国经济实现更高质量的发展,进一步加强多边经济合作和贸易往来,不光对中国企业快速成长发展有利,更对全球经济发展有促进作用。尤其中国与日韩的科技、制造业、消费市场有很好的互补作用,中国企业可以有效融入其中,学习日韩企业的先进技术、经验和经营理念,尤其是跨国公司稳健的全球化经营理念更加值得中国企业鉴,借此机会研发或更新完善中国企业自身的产品线

  与此同时,疫情导致全球经济和企业面临挑战甚至危机,中国企业同样面临挑战,但危中寻机则是有效发现与突破的观察侧重,实际中国企业发展或有合作或突破空间。由于中国是全球率先结束疫情高峰期的国家,中国企业和产业走出去存在观察时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