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站长QQ:3157108020) |

东京奥运推迟满月记|体育世界:同向春风各自愁

内地港台 时间:2020-04-26 浏览:
对奥林匹克运动和整个体育世界来说,2020年的春天注定不平凡。东京奥运宣布推迟带来的多米诺效应正在扩展。但在这个决定官宣“满月”前夕,国际奥委会与日本方面

原标题:东京奥运推迟满月记 | 体育世界:同向春风各自愁

对奥林匹克运动和整个体育世界来说,2020年的春天注定不平凡。东京奥运宣布推迟带来的多米诺效应正在扩展。

但在这个决定官宣“满月”前夕,国际奥委会与日本方面关于“奥运延期带来的追加费用由谁负担”一事,产生了分歧。两方摩擦,将延期后的最大难题——陡增的财政压力,展现在公众面前。

然而,感受到压力的恐怕不仅是日本和国际奥委会,眨眼间,推迟决定已过去整整一个月,整个国际体育组织体系都被推上了那条逐渐延伸的“地震带”。

数量不小的额外支出,为日本方面和国际奥委会带来的压力,纵使旁观者也能预见。而在额外款项如何拨出尚不明朗的情况下,哪怕抛开这部分支出带来的影响,单凭奥运周期延后导致的国际体育体系经济链条紧绷,就已经让不少体育组织遭受冲击。

东京奥运推迟满月记|体育世界:同向春风各自愁

北京时间3月17日晚,欧足联网站发布公告宣布2020欧洲杯延期一年进行。图片来源:欧足联网站截图

疫情蔓延的同时,包括欧洲杯、美洲杯在内,多项大赛被迫延期。而东京奥运会推迟到2021年举办,更使不少国际体育单项管理组织改写原定赛历,为东京奥运会让路。

原本计划在2021年进行的福冈游泳世锦赛推迟至2022年进行,并且可能将部分项目调整至东京举办,可见赛程更改带来的压力;2021年尤金田径世锦赛为了避开东京奥运会,也将推迟一年进行,修改后的时间变成了2022年7月15日-24日。

而2022年田径世锦赛后,英联邦运动会和欧洲田径锦标赛将陆续展开,时间分别为2022年7月27日-8月7日和8月11日-21日。

甚至2021年世界大学生运动会在延后2天开幕之后,仍旧几乎与东京奥运会“背靠背”进行。如此拥挤的赛程安排,对运动员和组织方都是考验。

除了赛程压力,赛期延后也搅乱了不少国际体育组织的管理层选任计划,包括国际奥委会。

现任国际奥委会主席巴赫的任期将在2021年到期,按照原计划,2021年6月进行的国际奥委会全会上将进行新一届的国际奥委会主席选举,如今奥运会推迟进行,选举计划或许也将受到影响。

不仅如此,不少国际体育组以及国家奥委会的管理层任期也都和奥运周期相关,奥运会推迟的情况下,这些组织体系的人员选任周期或也面临调整。如何出台完善的后续应对措施,又是一桩头疼事。

不仅如此,这些推迟意味着单项体育组织和协会计划中收益节点也相应后移,也就使得不少组织在当下和未来一段时间将出现资金链条紧张的情况。

当地时间3月30日晚,东京奥组委在东京举行记者会,宣布日本政府、东京都政府、东京奥组委与国际奥委会共同决定东京奥运会、残奥会分别将于2021年7月23日和8月24日开幕。图为东京街头的奥运会倒计时牌重新启动计时。

在东京奥运会推迟后,世界羽联发文表态:原定于2021年8月进行的世界羽毛球锦标赛比赛计划也将做出更改,正在寻找合适的替代方案。

而如果2021年的世界羽毛球锦标赛延期甚至取消,本就因为2020奥运年停办了一年的世界锦标赛,下次重新与观众见面或许要等到2022年,两年的空白期,对世界羽联来说毫无疑问是笔不小的损失。

夏季奥运会项目国际单项体育联合会协会总干事安德鲁-瑞安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有一些国际单项体育联合会有充足的资金,但另外一些则依靠不同的商业模式,它们的收入来源是举办大赛,但是现在比赛延期了。如果这些体育项目没有足够资金储备,今后将面临现金流困境”。

资金链迅速拉紧的另一方面原因在于,在自身旗下赛事重启无期,“吸金”无路的情况下,奥运会的推迟也使得国际单项体育联合会要延迟一年才能获得国际奥组委的奥运分红。

在国际奥委会所取得的全部奥运收入中,10%的部分将用于自身的发展和管理,其余90%均以各种形式分配出去,以支持奥运和体育发展。因此以往奥运会结束后,国际体育联合会可以获得一笔来自国际奥组委的资助。

这笔资助是由收视率和运动项目本身的规模决定,多者如田径、游泳和体操预计能获得大约4000万美元;少者如橄榄球、高尔夫和现代五项的也有700万美元的奖金。

对于大项和市场化程度较好的项目来说,这笔分红本不算什么,但在赛事活动迟迟无法重启的背景下,任何一笔资金的注入都是雪中送炭。至于小项,这笔分红则是每个奥运周期内至关重要的收入来源。而现在,这笔资金只能等到“不晚于2021年夏季举行”的东京奥运会结束后才能拿到。

不仅如此,受奥运延期影响,哪怕届时分红到账,也会比原计划“缩水”不少。

“至少有15到20个国际单项体育组织非常依赖国际奥委会分红等相关奥运会收益,”夏季奥运会项目国际单项体育组织联合会主席比蒂介绍,“我不知道他们能否撑到2021年。”

毫无疑问,在资金的紧张,甚至连正常运行都有困难的情况下,这些单项组织的发展脚步也将被拖累甚至需要更长的时间来恢复“元气”。

更有甚者,空手道、冲浪、滑板、攀岩和棒垒球作为东京奥运会新增的5个项目,在不会获得分红的情况下,他们原本计划借由东京奥运会而扩大和发展的打算,恐怕也只能暂时搁浅。

另一个层面上,穷则思变,东京奥运会延期所带来的困难局面也可能促使一些单项体育联合会下定决心主动求变,推出新的比赛体系。

“以前,我们可能知道某些方面需要改变和适应,但总因为其它需要优先处理的工作而迟迟没有行动。现在,时机来了。”国际乒联首席执行官史蒂夫-丹顿在一封公开信中这样写道。

如他所说,国际乒联已经试图在这场波及世界体坛的变动中,顺水推舟,推出新的比赛体系。

他介绍说,现有的世乒赛举办频率是每年一次,而国际乒联方面正在考虑未来是否应该只保留世界团体锦标赛。

至于为何考虑取消世界锦标赛的单项项目,他解释说,在世界乒乓球公司(WTT)的未来蓝图中,最终会呈现每年3-4个“大满贯”赛事,这些赛事将和单项世锦赛并重,甚至超过后者。

每年3至4个大满贯,再加上单项世锦赛,不仅战线拉得太长,同时赛事日程和市场运转也会出现冲突。而取消单项世锦赛转而推广大满贯赛事,意图在于覆盖更大的观众群。如此,国际乒联试图借此机会酝酿一个球员曝光机会更多,比赛时间线更长的赛事体系,提供更为开阔的平台。“通过这些赛事,我们能够更好地定义所谓单项世界冠军。”

国际乒联设想的新体系,对明星球员打造和观众的吸引都极为有利。同时,这也意味着他们将有更多“售票窗口”,更多获利渠道。听起来,无论对于疫情结束后的迅速恢复,还是未来商业开发,都是一桩“美事”。

总之,东京奥运会延期决定做出至今,已满一个月,作为百年奥运历史上的头一次,余震还在延续,整个世界体育体系,此刻都在经历共振。

(责编:管若寒、杨磊)